2019年9月10日,我国第35个教师节,上午9点多,钟山县清塘镇中心小学多媒体室熙熙攘攘,一场退休教师代表座谈会将在这里召开。

教室里,聚集了一批乡村教育的坚守者,而骆益珊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穿着那件洗的发白的军绿色衬衣,与大家围坐在一起,分享自己的教学故事。他的头发早已发白,脸上刻满了皱纹,笑起来鱼尾纹清晰可见。

骆益珊,曾任清塘镇中心小学副校长,1949年出生于钟山县清塘镇榕水村,是一名在农村教育战线上工作了40个春秋的乡村数学教师。与新中国共成长的骆益珊,同时也见证了新中国乡村教育的沧桑巨变。

 

情系家乡  潜心教书育人

“尽自己的能力把家乡的教学和教学环境搞好”

1969年,20岁的骆益珊从梧州专区红卫师范学校(后来的八步师范学校)毕业,凭着对家乡和教育的热爱,他主动放弃在县城工作的机会,毅然回乡,甘愿成为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,他只希望“尽自己的能力把家乡的教学和教学环境搞好”。

他知难而进,选择回家乡最艰苦的新竹村任教。在水东完小开启了自己的教育生涯。最初的水东完小并不是一所学校,只是村里的一座大庙。大庙面积不大,却容纳了一百多名学生,上课时老师和学生只好“排排坐”。

4年后大庙拆毁,水东完小迁至如今的校址。校址牵了,学生们的上课条件变化却不大。桌子还是十公分厚的”猪肉台”,凳子也很重,两个学生也难抬起来。后来逐渐添置双人桌,但仍要学生从家里搬凳子。有回冬天,骆益珊和他的学生们正在上课,一阵大风把教室的屋顶给掀翻了。他的学生骆秀花回想起上学环境的艰苦,仍心有余悸。

然而,艰苦的环境没能难倒骆益珊,他深知自己的责任,他坚信,只有读书,乡村的孩子才能跃出“农门”。为此。他和其他老师们发动村民捐款,加强学校基建,为学生们提供舒适的读书环境。

1972年,经他人介绍,骆益珊与妻子张娥英结婚。婚后,骆益珊继续回到学校上课,家里的活只得张娥英一人干。有段时间,家里种了许多烤烟,张娥英忙不过来,骆益珊从学校下课回来帮着烤烟,烤着烤着就睡觉了。张娥英看到这一幕,笑得不行,却也心疼。

在妻子张娥英眼里,骆益珊是个老实人,“他对我很好,从不发脾气。”骆益珊专注教学,很少照顾到家里,张娥英也不曾埋怨过他。结婚那时家里太穷,没摆过喜酒。

 

 三尺讲台 奋斗教学一线

“我喜欢这份教育事业,喜欢我的学生们。”

1976年,骆益珊被调往游牧完小任教,1978年又被调至六南完小,1982年回到水东完小。由于工作出色,1991年调至清塘镇中心校做副校长兼教导主任。期间,被多次调任。兜兜转转,2005年再次回到水东完小,直到退休。学校不断更换,那份执教初心却从未变过。后来当了校长,他仍奋斗在教学一线。他说本位不能忘,老师就应该站在讲台上。

他上过语文课、音乐课、体育课,他爱音乐爱书法,但更爱数学也更喜欢教数学。骆益珊有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,他上课不按常理出牌,但效果很明显,班上最调皮的学生,每次上他的课,都会认真听讲。

他总是谈笑自己是一个从不写备课本的数学老师。虽然每当学校检查时他的备课本是最干净的但是课后时间,他用心备课,花时间专研数学问题,为每一堂课、每一个问题做了最充分的准备。

此外,他还善于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,利用空余的时间教学生写毛笔字。

他喜欢和孩子们相处的日子,他总是说寒暑假没有了学生,自己很难过“我喜欢这份教育事业,喜欢我的学生们。”

他是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。书法、音乐样样精通,讲课语言铿锵有力,分析问题通俗易懂、面面俱到。骆秀花,既是骆益珊的学生,也是骆益珊的侄女,现在在清塘镇中心小学教小学三年级的数学。在她眼里,骆老师上课颇具特色,业务能力强。

谈及自己的学生,他总是一脸骄傲。在一次全县考试中,只有两个数学拿满分的同学,其中一个便是自己的的学生。学生让他对自己的教学方法越来越自信,他说“学生说自己上课懂一点。”关于数学问题,他说除了中心校的老师,其他老师都会找自己帮忙。

40年来,数不清教了多少学生。有的学生已站上三尺讲台,成为和他一样的乡村教师。有的学生成为工作中的同事,如今也已经退休。

 

扎根教育 坚守党员初心

“我永远都记得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就好像孩子离不开妈妈一样。”

 

1976年,骆益珊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自入党那天起,他便暗暗下定决定:要当一名好党员、好老师。自己的教学要对得起良心,对得起学生,对得起家长。

骆益珊的父母、哥哥,还有一个妹妹都是共产党员,他的偶像是解放军,受他们影响,他立志要入党。1976年3月4日,在村里两位老党员的推荐之下,在水东的教室里,没有党旗,没有宣誓,骆益珊就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时隔40多年,再忆起入党时的情景,骆益珊满是失落,他说没有在党旗下宣誓是自己最大的遗憾。

80年代,骆益珊的裤子从头到脚,都是大大小小的补丁。总有学生追问他,“骆老师,我还没见你穿过新衣服呢。”现在,他仍然每天穿着那件已经洗的发白的军绿色的衬衣,他说自己不爱穿新衣服。

张永素,清塘镇中心小学的副校长,他说骆益珊老师退休后会经常到办公室坐坐,跟老师们了解学校的发展现状,给学校发展提出非常多的宝贵的建议。骆益珊坦言很多老师都被自己骂过,“做事简单一点,不能偷工减料”。共产党员就是要吃的了苦,担得起责任。

执教40年,兢兢业业,恪尽职守。他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始终坚守教育理想不曾动摇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乡村学子,曾被中国共产党钟山县委员会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正如他自己所言,一直到现在,不愧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愧为一位人民教师。“我永远都记得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就好像孩子离不开妈妈一样。”

 

如今,记忆力每况愈下,手抖的毛病使他拿不稳笔,他依然坚持读书看报,辅导孙子和邻居家的小孩写作业。

执教40年,他感受到中国教育的蓬勃发展。70年代有10%的孩子没学上,在他退休前的10年,初中普及率已高达90%。而如今,我国努力实现教育现代化,正在朝教育强国迈进。

退休十余年,他时刻关注着自己深爱着的这片土地上的教育发展,如庭落中那一支支兰花般,默默地散发香气,经久不散。